广安股票开户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八十六、妹控做派是不对的

作者:阅文静修字数:7021更新时间:2020-06-27 17:31:23
    武淮明站在通讯机前打量着鄢凌,淡笑道:“看你脸色红润,左拥右抱的,呵,日子过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鄢凌嘴角一抽,转头对陆钧说:“到卧室去睡。”

    陆钧暗自翻个白眼儿,这武淮明真不是这死女人的相好?TM居然让他这个正牌老公避让,有天理吗!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陆钧没动,鄢凌无语,直接在陆钧腰侧拧了一把,眼睛都危险的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钧吃痛,“嘶,你真下的去手!我不是被你折腾的没力气嘛,又不是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良心~”陆钧抱着被子嘀咕了一句才嗒嗒嗒的走掉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鄢凌瞟了一眼武淮明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呵,凌主,你行啊!”武淮明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,嗯,晓曦,去泡杯桂花蜂蜜茶来。”鄢凌不想继续说这个不怎么明智的话题,直接把另一个当事人葛晓曦也支走了。

    “泡什么泡,给老子站着。”武淮明淡淡的说了一句,直接把手里的短鞭往桌子上一扔,拉开椅子坐下,看着准备出去的葛晓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淮明哥。”葛晓曦尴尬的笑了笑,和武淮明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别介,我不是你哥,里面那个是你哥,呵,钧哥。”武淮明慢条斯理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武淮明的话,葛晓曦直接招架不住了,偷偷的扯鄢凌的衣服,让她赶紧救命。

    “你扯她干什么?整个儿就是只变异了的鹬鸵,我原本就没指望她能抵住陆爷的诱惑。我就是奇怪了,曦少爷是怎么想的,帮着主君纳妾,干嘛呢?博个贤惠的名声?”武淮明靠在椅背上,左手支着脑袋看着屏幕那方的葛晓曦,很是温和的说着刺耳的话。

    “喂!过分了啊!”鄢凌蹙眉,不满的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!”武淮明淡笑一声,优雅的起身,看了一眼鄢凌,整个人从随性变的恭敬起来,很是认真的来了一句,“武淮明见过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鄢凌无语,这家伙今天是存心让她不痛快吗?

    鄢凌没说话,武淮明想了想补了一句,“这些天淮明太过放肆了,冒犯了陆爷,小姐把陆爷叫出来,属下给陆爷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武淮明!”鄢凌真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息怒,属下该死。”武淮明干脆直接跪在地上,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武淮明!你TM神经病啊!”鄢凌看着武淮明半边脸颊上几条指印,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抄起手边的茶杯直接砸到了通讯机上。

    “主君你别生气。”葛晓曦吓了一跳,抽出纸巾赶紧把通讯机上的水渍擦掉,然后无奈的对武淮明说:“淮明哥,钧哥他待我很好的,我是真的愿意和他一起照顾主君,我不委屈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委屈?呵,葛晓曦,你说这话自己个儿心里疼不疼?你给他白养个儿子还不够,老婆也分一半给他,你TM能不能别这么圣母!”武淮明也一反常态的发怒了,往常温温和和的嗓音冷冽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葛晓曦眼圈红了,赶忙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鄢凌看着葛晓曦,心里一痛,很是愧疚。当年是她留下了陆臻,又独断的把陆臻记入她的名下,葛晓曦就这么成了陆臻的养父。这事她至始至终都没考虑过葛晓曦的心情。这么多年,陆钧和她一直纠缠在一起,虽然她没回应过陆钧,但这种纠缠本身对葛晓曦来说也是一种折磨和伤害啊。她牵过葛晓曦的手,无意识的摩挲着。她想道歉,可这苍白的道歉有什么用,不过是宽慰她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没有说话,屋子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陆钧站在卧室里听着,心里也对葛晓曦万分的愧疚,说到底就是他扰乱了鄢凌和葛晓曦的生活,但是让他放弃鄢凌是不可能的,如果老天真这样安排,不如把他的命拿走吧!

    “北境的事结束后,我想离开了。”沉默了半晌,武淮明突然起身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鄢凌吃惊,猛的抬头看着他,有点不可置信的慌张,话还没说,眼泪就忍不住的涌了出来,“哥~,你不要我了吗?”她的嗓音哽咽的沙哑,有一种被抛弃的无助,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“淮明哥!”葛晓曦也很震惊,没想到武淮明会因为陆钧的加入而退出谦岛。

    鄢凌和武淮明相逢于一次暗夜追杀。当时武淮明腿部、前胸中弹,被围困在一个林木茂密的山林里。鄢凌恰巧在那片林子里采集制蛊的材料,看着他即便身处劣势也能十分冷静的逐个击破,最后伺机脱逃。

    武淮明身上有一种奇特的气质。他总是很平静,即便与敌人对决时言语也是温温和和的,有一种万事看透不疾不徐的潇洒感。鄢凌就是被这种气质吸引了,竟然默默的跟了他整整七天,看着他从身陷重围到逃出生天。鄢凌当时觉得这个人真厉害啊,是目前为止让她觉得唯一能和陆钧匹敌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出来吧,一直跟着,是真想跟我回家啊?”逃脱追杀后,武淮明站在阳光下笑着对躲在暗处的鄢凌说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有家吗?”当时很是稚嫩的鄢凌对着武淮明笑的干净甜美。

    武淮明突然就被她的笑容晃了眼,笑道:“家啊?还真没有。你呢,一个女孩子怎么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的?”

    鄢凌高兴的跑过去,抬头看着武淮明,说道:“我也没有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这么可怜,那要不要哥哥带你先去吃饭啊,跟了这么久没饿死你也算奇迹了。”武淮明温和的调侃鄢凌。

    “好啊,能不能先吃个糖葫芦,吃了好多天肉我很腻。”鄢凌看着武淮明笑的开心。

    之后武淮明在鄢凌的坚持下处理了枪伤,然后带着鄢凌去了当地最大的酒店,点了许多名贵的菜肴。

    鄢凌也没客气,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小吃货,你不怕我下毒啊?”武淮明没吃什么东西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鄢凌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你下毒了啊,不过是些慢性的毒药,哥哥是不想直接要我的小命吗?”

    武淮明挑眉,“知道我下毒了你还吃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这种一脸温柔的给我下毒的样子很养眼,所以我决定成全你。”鄢凌一边说,一边筷子动的飞快。

    武淮明失笑,“你这丫头,为了色连命都不要了啊!”

    鄢凌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别怪我说话直接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武淮明觉得这小丫头很有意思,挑眉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鄢凌咬着筷子说:“其实你真没什么色,属于扔到大街上都找不出来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武淮明黑线。

    “不过哥哥这种假到真实的温柔我很喜欢,很独特的气质,所以不看脸,扔到大街上我也能一眼认出你来。”鄢凌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夸奖我?”武淮明浅笑,突然就不想杀这个一看就不简单的小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要是不想杀我了,就跟我回家吧,我没有兄弟姐妹,我想你做我哥哥。”鄢凌放下筷子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不是说没家吗?”武淮明笑了笑,扔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瓶子给鄢凌。

    鄢凌接过来看了看,说道:“这么苦的解药我不吃,你把它弄甜一些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,拿过来。”武淮明心情很好,要了一盒白糖就那么掺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啧,真会敷衍我,不过算了,看你也没本事把这药做成甜的。”鄢凌一边嫌弃,一边把解药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连家都没有打算带我去哪啊?”武淮明很有兴趣的问鄢凌。

    鄢凌笑道:“有你有我的地方不就是家吗?”

    武淮明当然不会真的跟鄢凌走,趁晚上鄢凌睡着的时候就离开了。再相遇时武淮明遭遇黑白两道围攻,生死一线。还是在一片山林里,鄢凌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武淮明面前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们又见面了?”鄢凌蹲在武淮明面前笑的依然甜美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你啊,你在我身上放了什么?”武淮明一身血色,笑容依然恬淡温和。他可不认为鄢凌又是恰巧遇到他。

    鄢凌浅浅的笑:“当然是能够随时找到哥哥的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林子里响起了枪械交火的声音,武淮明对鄢凌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西面撕开了,可以撤了。”春辞一身硝烟的跑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鄢凌点了点头,对武淮明说:“你这次比较惨啊,我背你吧。”

    武淮明失笑:“背着我你还能跑吗?叫个男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鄢凌看了看他,拽着武淮明将他背了起来,一边走一边说:“我的哥哥我来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吧,那便背我回家吧。”武淮明趴在鄢凌瘦弱的背上微微的笑了,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就这么被鄢凌拐走了,赤羽鹰枭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,而鄢凌的大后方多了一个定海神针似的大总管。

    想着与武淮明相识到此后几年的肝胆相照,鄢凌眼泪就断线珠子似的滚落,最后竟然悲痛的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主君!”葛晓曦心里是震惊的,他头一次见鄢凌这般的悲伤,自己也被感染的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陆钧听到了鄢凌的哭声,深刻的体会到了武淮明在鄢凌心目中不可替代的地位,他突然害怕武淮明逼她抉择。

    “唉!”武淮明叹息一声,看着屏幕里哭的伤心的女人说道:“你有陆钧了,少了我也没什么的,干嘛哭的这么伤心?”

    鄢凌有些奇怪的看着武淮明,哭唧唧的问:“为什么有了陆钧就要失去你?”

    武淮明也是一愣,是啊,为啥有了陆钧他就要腾地方?

    “你对我有男女方面的想法?”鄢凌突然就不哭了,抽了张纸把鼻涕擦了擦,很奇怪的问武淮明。

    武淮明打了个冷战,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鄢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:“哥,你别丢下我,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,我就把你当亲哥哥的,你丢下我,我会很伤心的,你不是答应过我永远不离开我吗?你怎么说话不算数!”

    武淮明嘴角一抽,“那我让你离陆钧远点的,你听我的了吗?”

    鄢凌语塞。

    陆钧紧张。

    “淮明哥......”葛晓曦一看又僵住了,准备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说话。”武淮明直接打断了葛晓曦的话头。

    鄢凌看了看武淮明,小声说:“哥,鄢凌长大了,你这妹控的做派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武淮明炸毛,“谁TM是妹控!你TM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,跟老子有毛关系!”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别那么排斥陆钧啊?你不是挺喜欢臻儿的吗?”鄢凌苦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武淮明无语,半天才说:“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走了吧?”鄢凌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武淮明翻了个白眼儿,“老子干嘛要给陆钧让地方!”

    “哦,呵呵,不走就好。”鄢凌讨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武淮明无语。

    本来鄢凌是有事问武淮明的,被这么一闹,她就不怎么敢问了,于是场面又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武淮明这些年也算把鄢凌的脾气摸了个透,看她一副赔小心的模样,叹了口气,“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。各部人手我已经都派出去了,谦岛一切正常不用你操心。至于臻儿的事情。下人多嘴,被小孩子听到了,我已经处以拨舌之行送到舍十试药了。放心,以前没人敢嚼舌根,现在陆爷上位,更没哪个嫌命长胡说八道了。”

    鄢凌笑了笑说:“最近谦岛人员流动大,你多费心。陆钧从轩辕明那划定的几个地方我已经给九霓去调查了,有什么具体部署你直接找九霓。还有,稚子无辜,要是因为大人的事牵扯了孩子就太可恨了。若再有人敢嚼舌根子,或者在臻儿面前说些不该说的,给我抽筋剥皮碎尸万段,狠狠的杀一杀妄议主上的歪风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陆爷就是你的宝,惹不得说不得!”武淮明嗤笑一声,随后说道:“陆臻的身世本身就是那么回事,孩子总会长大,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,你这样捂着说不定还不如直接说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容我想想。”鄢凌笑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武淮明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下次不要往自己脸上招呼,你懂我,我从来没把你当成一般的属下。”鄢凌指着武淮明脸上的手指印说。

    “啰嗦!”武淮明闹着一出也挺尴尬的,怼了鄢凌一句就把通讯给挂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鄢凌看着黑掉的屏幕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晓曦,你说淮明他是不是妹控?”鄢凌转头问一旁的葛晓曦。

    葛晓曦笑道:“收养臻儿的时候,淮明哥找过我,严肃的跟我说了钧哥的危险性,要我防着他,我这次放了水,淮明哥有点儿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晓曦,对不起,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对不起你了。”鄢凌怜惜的抱住葛晓曦的腰,很是愧疚的说。

    葛晓曦笑道:“主君别这么说,我们这样挺好的。钧哥光风霁月,很少有人会真的讨厌他,即便臻儿是别的女人和他生的,相处久了淮明哥以后也会释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鄢凌对武淮明这么排斥陆钧也挺头疼的。

    “快中午了,我去看看阿姐要不要来吃中饭。”葛晓曦看了看时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鄢凌放开了葛晓曦。

    等葛晓曦走后,陆钧走了出来,一声不吭的又枕着鄢凌的腿睡觉。

    鄢凌很是无奈,“怎么不在里面谁,这样舒服吗?”

    陆钧抱住鄢凌的腰身,咕咕哝哝的说:“鄢凌,你别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鄢凌失笑,摸了摸陆钧的头发,温柔的说:“当然不会丢下你。淮明就是一时过不去那道坎儿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只要你不放弃我就好。”陆钧在鄢凌身上蹭了蹭,舒服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进去睡吧,别睡着凉了。”鄢凌低头亲了亲陆钧的额头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我睡不着。”陆钧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等,我去把被子拿来。”鄢凌无奈,只能迁就这位大爷。

    陆钧蒙着被子一觉睡的天昏地暗,鄢凌老老实实的坐在那收发信息,看看书,倒也没感觉烦躁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葛晓曦把饭菜做好叫鄢凌吃饭,鄢凌看陆钧睡的香甜实在没忍心叫他,轻手轻脚的塞了个枕头到他头部,拉着葛晓曦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钧哥是怎么了,怎么这么累了?”葛晓曦皱眉问。

    鄢凌搂着葛晓曦的腰不怀好意的说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葛晓曦本能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嗤,吃饭。阿姐呢,不过来吗?”鄢凌笑着问葛晓曦。

    “孔司长来了,阿姐自然不过来了。”葛晓曦笑着说。

    鄢凌挑眉,“孔知南这么快就来了,呵呵,看来还有点危机意识,再不来,大祭司可真要给阿姐重新找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了?”鄢凌离开没一会儿,陆钧就醒了,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鄢凌看陆钧坐起来后迷迷糊糊的样子,肚子里的坏水就不停的往外冒。她皱着眉说:“王蛊雌雄同体,有记载说,有些强悍的子蛊可以衍生后代,啧,你突然这么能睡,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

    果然陆钧懒洋洋的身体瞬间僵直,不可置信的看着鄢凌,“怎.....怎么会!”下一秒手捂住肚子,看着鄢凌嘴唇抖啊抖的,差点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噗!哈哈,咳咳咳!”鄢凌差点笑岔气。

    陆钧知道被骗了,脸一黑,踢开被子,走到餐桌前抓起筷子夹菜,左手指着饭碗,示意鄢凌盛饭。

    “小样儿!”鄢凌白了陆钧一眼,抄起碗来给他把饭盛好。

    “主君,我和钧哥真能怀孕吗?”葛晓曦突然咬着筷子问。

    鄢凌笑道:“这个我怎么知道!肉体上是肯定不可能啊,这个灵蛊的事情主君我也没经历过,不过好像在哪本典籍里真的看到过子蛊衍生后代的情况,不过那条件太苛刻,基本上很难实现吧。所以,放宽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怀的到底是人还是蛇,还是龙?”葛晓曦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陆钧一噎,筷子在葛晓曦头上一敲,“你成心不让我吃饭是吧?”

    葛晓曦吃痛的捂住头,“我就是好奇......”最后在陆钧眼神的威胁下越说声音越小。

    “蛊虫怀的肯定不是人!”鄢凌没怎么在意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葛晓曦缩缩脖子,乖乖的吃饭。

    “北境的事暂时让白眉和灰狼先做,谭敏辅助一下就好。过几天是凤凰岛老当家百里鹏的寿辰,我要去趟凤凰岛,你那边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鄢凌转头问陆钧。

    陆钧耸肩,一脸轻松的说:“没有,我把钟府推给组织了,无事一身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推掉也好,收拾一下,今天下午我们就出发,你最近其他事先不要管了,抓紧时间研究下命蛊的使用方法,说不定此去凤凰岛我要会一会幽影。”鄢凌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陆钧无所谓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葛晓曦有些兴奋的问,他现在也有蓝生了。

    鄢凌没个正经的说:“蓝生啊,呵呵,让它好好伺候森蚺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葛晓曦失望,“原来就是个暖床的啊。”

    鄢凌挑眉,“床暖好了也是大功一件,怎么,你不愿意伺候我?”

    葛晓曦瞪了她一眼,根本不接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呵。几句话就暴露了色女本性。”陆钧嘲笑鄢凌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